曾经红遍大江南北的歌星李娜如今已是昌圣法师

2017年1月29日23:24:27 评论 834 views

李娜入佛门

李娜,1963年出生于河南郑州。当年从河南戏校走向社会,走向北京,没有靠山,没有背景。但是,历经十个春秋的寂寞攀登,李娜的名字终于走向千家万户,红透神州大地。从《好人一生平安》到《青藏高原》,形象地描写出她一步步走向艺术之巅的艰苦历程。而荣获1995年罗马尼亚MTV国际大奖的《嫂子颂》,则是她向世界级歌星冲刺的最初尝试。在其出道十年间,共为160余部影视剧配唱200多首歌,那时中国影视剧几乎一半叫响的歌曲都是由李娜唱出来的。

然而,1997年的春天,就在李娜入行十年,演艺事业正处于巅峰状态之时,她却做出了个令所有人都感到无法理解的决定,先是将户口从郑州迁移到张家界永定区并在天门山选址造屋,而后又奔赴五台山,在那里削去青丝、落发为尼法名“释昌圣”。此消息一出,圈内外一片哗然,很多人为之感到惋惜。关于李娜为何出家的原因,一时间也众说纷纭:有人说李娜是因情感受挫,看透了人世间的情短意长;也有人说她在音乐界登峰造极,很难再突破自己,出家逃避生活中的困扰;甚至当年也有媒体认定为是唱片公司精心策划的炒作,为了制造些新闻博取声名…&helli

当时有一篇报道曾这样议论道:“这不是一盏青灯古佛,毁了一生前程么?”李娜的一位朋友则如是评论说:“李娜出家是她经过长期思考后作出的理性决定,毫无沽名钓誉之嫌,更没有功成身退的意思。恰恰相反,她之学佛,就是对中国音乐界走不出世界的挑战,她是想通过学佛,从佛音中领悟音乐的大智大慧。她这样做,就是为明天闯世界积累本钱。”还有一篇文章则分析了时人揣测李娜出家的几种原因:“一是对现实不满,出家欲逃避生活中的困扰;二是婚恋失意,看透了儿女间的情短意长。

面对这种种评论,真让人有一种无话可说的悲哀与无奈。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人们就将出家人与官场、情场失意,精神有问题,不忠不孝,别有用心,逃避责任与义务等等负面评论联系在一起。照这种观点看来,寺庙似乎是天下落难者的大本营;佛教就仿佛是麻醉人的悲观剂,让你在一种无可言说的绝望中,守着青灯古佛自欺欺人地度过一生。不想再作过多说明,谎言重复一千遍后也能摇身一变成为真理,偏见的诞生也情同此理,还是让事实本身去发言吧。

李娜原名牛志红,1963年7月25日生于河南郑州,苦孩子出身,五岁丧父,一直与母亲和妹妹相依为命。小时候的穷苦生活也造就了李娜坚强不屈、争强好胜的性格。1976年,13岁的李娜如愿考入了河南省戏曲学校攻读表演。1981年毕业后留校实验团演出多部传统豫剧,并以《百岁挂帅》中佘太君一角获得河南省第一届青年演员调演的一等奖。1984年进入河南省豫剧院一团,1986年她又转入河南省歌舞团工作。此时的李娜虽然在河南已是颇有知名度的角儿了,但她依然没有满足。在学校时她就喜欢唱歌,并以仿唱邓丽君的歌闻名。为了追求自己喜欢的歌唱事业,她毅然辞职南下学习唱歌,后来又到北京发展,开始为一些影视剧配唱。李娜在1988年获全国“如意杯”歌手大赛通俗组第一名后,一连串的荣誉便一直伴随着她——1990年获全国“第二届全国影视十佳歌手”大奖,1992年全国“第三届全国影视十佳歌手”大奖,1993年“中国十大最受欢迎歌手”并成功地举办了李娜个人演唱会。1995年还获罗马尼亚世界流行歌手大赛“金鹿杯MTV”大奖。

虽然在事业上获得了巨大地成功,但身处物欲横流的娱乐圈的李娜却显得格格不入,有人为了利益拼搏,人有为了金钱在挣扎,这一切让为人正直、淡泊名利的李娜很看不起,因而她在娱乐圈里的知心朋友也不多。业余时间与人交往得很少。但李娜十分珍惜来之不易的成功,对自己要求也更加严格。在没有演出的空闲时间里,她常常是躲在家里练声,她曾以整整一年时间谢绝了各类的演出邀请将自己关在房间里,每天下午要练两场音乐会的量,有时甚至一星期都不下楼。李娜曾坦言,她的声音没有什么先天优势,全是后天“自我摧残”出来的。后来在李娜不懈地努力下,她的声音已经可以在三个八度的音域内自由驰骋,在纵横无碍的空间中能将作品发挥得淋漓尽致,歌唱技艺也达到了一种自由王国的境界。

然而,长期苦练唱歌发声,也使得李娜的身体非常虚弱,隔三差五地便感冒发烧跑医院。后来在朋友的建议下李娜开始练习起了气功。并很快达到了痴迷的程度,每天坚持几个小时的练习。但由于她体质本来就不好,加之练习中出现了偏差,经过一段时间后便在练功时经常出现幻觉,而且越来越糟糕,整个人也没了精神,一天到晚晃晃忽忽,甚至有时出现精神错乱。家人见状忙将她送到医院医治,经过数月的治疗调整虽然症状有所缓解,但却出现了抑郁失眠的病症,整夜里睡不着觉更令李娜十分痛苦,最后已无心情及精力工作了。

1995年初,两个信奉佛教的朋友得知李娜的情况后,来看她时顺便送给了她一本《大明咒》让其在闲暇时间阅读。李娜当时并未在意,放了许多天没去管它。几个月后的一天深夜,李娜依旧两眼盯着天花板心烦意乱地难以入眠,她突然心血来潮,拿出那本经书读了起来,在从头至尾读完后,她突然就有了一种茅塞顿开的感觉,从此李娜看空了一切,喜欢上了佛学。后来李娜在朋友陪同下去寺院,与寺内的住持进行了一次长谈,倒出了心中的苦闷,求其指点。住持称李娜与佛有缘,并赠语李娜“心灵的宁静和精神的解脱才是智者梦中的故园”,让其回去领悟。回来后经过数月的认真思索,李娜不顾家人及朋友们的劝阻,最终做出了出家的决定。

就我个人而言,并不太了解李娜,只是听别人说起过,她曾为一百六十多部影视剧配唱过二百多首歌,十年的歌唱生涯使她和无数的奖项连在一起,中国影视剧中几乎一半叫响的歌都是由她首唱的。每每听到这种介绍,我总在心底说:这些都有什么用呢?是的,凭这些可以赢得无数的鲜花、掌声、钞票,不过,再有穿透力的声音也刺不透无常、死亡的铁幕。许多人唱了一辈子歌都不明白声音的显而无自性,他们将全部的心力都放在1 2 3 4 5 6 7这几个音符上,以为那就是生命全部的秘密与归宿。

所以才为李娜的出家从骨子里叫好!

其实李娜出家之前的某些生活动向,已暗示了她未来的人生走向。有篇文章曾记叙道:出家前,李娜将户口迁到了张家界,并在天门山山顶一块有树有水的"宝葫芦"地造了几间木屋。图纸是她亲自设计的,屋后还拨了一块菜园地。小屋建成后,李娜天天缠着守林员漫山遍岭挖野菜,什么汁儿根、百合、石葱、石蒜等等,她自己说,大自然给人类最真实的馈赠,她要返朴归真,回到人的"本真"状态。

在当今这个甚嚣尘上的浮华世界中,扪心自问一下,有多少人敢放下已经到手或即将到手的一切物质享受,独自一人跑到山顶去与日月星辰、山风朝露为伍呢?有些人可能会大言不惭地拍着胸脯说:"大隐隐于市",正所谓心静自然凉,何必要赶赴山野、亲至悬崖,到别处去求得一个宁静呢?此话初听之下颇为有理,真实推究起来则根本经不起推敲。凡夫往往都倒果为因,还没成大隐时就自以为是地"没"于滚滚红尘了。李娜想必清楚这一点,故而在最终割舍世间情缘之前,先有意无意地避开了浊浪冲天的人间繁华,跑到这乡野小屋中把凡情俗虑过滤、涤荡一番。这种独赴寂静地之举,大约可算作她善根彻底苏醒之前的一次萌动吧。

还是让我们听听李娜自己的声音。

人有四种境界:一是衣食住行,那是人的原始阶段;二是职业、仕途、名誉、地位;三是文化、艺术、哲学;四是宗教。只有进入第四种境界,人生才闪出亮点。

一九九五年,我的两个信奉佛教的朋友说我脸色不好,给了一本经书让我念,我当时没把这事放在心上,放了许多天没去管它。几个月后的一天,突然心血来潮,就拿出那本经书读了起来,突然就有了一种茅塞顿开的感觉,于是就喜欢上了佛。与佛结缘使我深深体会到:人的命运真的会在瞬间被改变!

从顿悟的那一刻起,浸满身心的就是兴奋痛快的感觉,至今仍是如此。记的刚上五台山时,兴头高的不得了,就像小孩子找到了好玩的东西,舍不得放手。做早课时,看到有人打瞌睡,觉得简直是大逆不道。后来由于高山反应,浑身浮肿,自己却一点也没有觉察,还是别人发现的,只因全部身心都已沉浸在佛经中。

原来生活在物欲横流的圈子里,为名利拼搏,为金钱挣扎,现在则有了一种坐在岸上,看人在海中游泳的感觉。

以前的我并不快乐。我过去的生活表面上很丰富,可没有什么实质上的内涵。唱歌,跳舞,成为媒体跟踪的对象,这几乎是我过去生活的全部内容,身不由己陷入了名利的追逐之中。欢乐不是自己的,而自己的痛苦还 要掩饰,戴着面具生活,永远也不能面对真实的自己。我干什么都比较专一,不愿意在艺术实践上保持一个风格。舞台上我虽然失去了自己,但在生活中我没有失去寻找自己的勇气。于是,我觉得我应该出家,我把尘世中的烦恼和过去名利场上的经历、成绩、荣誉、教训全部抛诸脑后,我寻找原本蕴藏在我们每个人心灵之内的那么一种清静的觉醒,那么一种安宁的本性,然后潜下心来,慢慢领会自然与人类生来即已具有的和谐与真谛。

我喜欢清净,没有家庭和孩子,这样好,我喜欢。实际上该尝试的都尝试过了,我拥有过爱情,谈过恋爱,只是没有结婚生子而已。我喜欢新的事物,接触佛教才四年,还是个刚起步的孩子,唱歌还唱了十年呢!

修行就是修心,要先度己才能度人,我觉得人要活的真实,活的善良,活的柔和。

如果一个物理学家或是其他行业的什么人转而研究佛学,人们就不会感到奇怪,就因为我是歌手,大众人物,就引得人们那么关注。而我并不认为有什么特别,我喜欢做就去做了,就这么简单。说起还俗,我没有还俗的问题,我现在与俗就没有什么区别,实际上我人就在俗中,与别人没有什么太大的不同。”

不用再引述更多的话语,一个基本已上道的出家人的形象,我想已经跃然纸上了。如果李娜是一个言行一致、表里如一之人的话,那她最后所说的几句话则表明她的实证功夫已达到了一定的层次。佛法的确不是什么怪异、神通的大展台,佛法也绝不是拒人千里之外的清玄之谈,佛法就是生活的智慧!在日常流动的生活长河中,处处都泛起佛法的涟漪,只不过有人意识不到,有人又太过搜奇览胜而已。在一番实实在在的话语中,我们已约略体会得出李娜拥有的那颗平常心。无一法不是佛法,能将社会当成修道场;既不同流合污,又不显山露水;既能自我修炼,又能无声润物;一方面随顺众生,一方面又不舍初衷,这并不是一个凡夫所可能做到的。

有一张相片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照片中,李娜一身平整、轻便的僧衣,一双布鞋,脸上一脸的平和,还有一丝淡淡的笑意。如果说言为心声的话,尽管不闻其言只睹其形,但这形我想也会与她的心境颇相吻和吧。

李娜出家几年后,在美国洛杉矶的一座寺院中,姜昆邂逅了一身僧装的她。

一身黄衣僧侣服,洁净的剃度代替了当演员时头上的发饰。面色红润,目光有神,某种纯之又纯以至于无尘的精神充溢在她的每一个举动中。这就是今日的李娜。”姜昆很激动地表述了他见到李娜时的第一感受。

姜昆问道:“当初你为什么要出家?

李娜淡淡地回答:“我没有出家,是回家了!

不是吗?心灵的宁静和精神的解脱,就是智者梦中的故园。凡夫眼中的出家,对于觉悟者,不正是回家吗?

尤其让人倍感鼓舞的是,李娜不仅自己走上了解脱之道,还将母亲也度入了佛门。李娜自己说:"后来我就到了美国,然后把妈妈接来与我同住。第一年我们母女有很多磨擦,妈妈没日没夜地劝我还俗,但她说服不了我,我也说服不了她,我们常常抱在一起哭。再后来,妈妈渐渐地感受到我的变化,渐渐接受了我的选择。现在我们生活得很好,妈妈每天念佛,跟我一起吃斋。最近我给人看庙,妈妈也跟我一起住在庙里。"

世间有句俗话,"人正不怕影子斜",谎言虽暂时可被伪装成真理,但终究有一天,真理的灼灼慧日一定会驱散尽所有无明的云雾,因它本身就具有不可战胜的力量。同样,选择了追求光明之路的人们,尽管有可能一时不被众人,包括父母亲朋理解,但只要自己坚持正确的人生方向,同时又权巧方便,随宜施设,这世上恐怕不会再有万难轰破的保垒。我们原本就在干着正大光明的事业,有什么理由不把周围的人们最终也聚拢到自己的身边呢?恰恰在这一点上,有很多修行人都将原先向正确方向迈出的一步又退缩了回来,仅仅因为亲友的眼泪或者愤怒。

那么你到底要什么呢?是自他的终极解脱,还是你好、我好、大家好的迁就忍让?李娜的行持应该说给了人们颇具意义的启示。

说到这里,我又想起了在《仅有借鉴与研究是不够的》一文中所发的感慨,"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更何况为这种榜样提供精神指导的是佛法。"的确,当年的弘一大师也正是凭借自己游刃有余于世间文艺的卓越才华,后又励力守持严格而又清净的戒律之举,才打动和影响了一大批人,特别是他周围的的原先同属文艺圈的一些朋友。当大师的风范越来越多地被人传扬、宣讲之后,他的影响力就更是日渐深入而广大。

希望李娜也能如大师那样,将世间才艺之颠峰当作学佛的起点,向更祟高、更究竟的生命极至继续迈进。也希望我的几声喝彩、小小文章能引来公众对就存在于我们身边的佛法的几许感悟、几束正视的目光。作为佛教徒,我们原本就应该将一切有可能导向善果之人、之事向社会广而告知,这是我们不可推卸的责任与义务。

不知道李娜的末来会怎样,但是我相信,矢志不移地走在佛道上,总有一天会迎来满天绚目的佛光。

这个世界上几乎人人都在进行种种的赌注,而人们的赌资则都是自己的生命,但生命属于现世的个体只有一次。故而每个人都应该考虑考虑,我拿生命赌什么呢?对李娜来说,她把此生,也把来生完全交付给了佛法,这种举动随着时间的推移,相信一定会赢得越来越多的智者们的赞同。原本智者生存于世的目的就是发现并追寻真理,对赌博人生生起强烈厌离心的李娜,当她发心出家修持,并决心以佛法的终极智慧彻证宇宙人生的终极真理时,具智者对之所能做出的唯一反应便只有击节赞赏。

  • 我的微信
  • 联系站长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联系站长
  • weinxin
学佛改命网
菩提子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