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戒杀吃素:放下“不要执着”这个挡箭牌吧!

菩提子
菩提子
菩提子
665
文章
25
评论
2020年8月10日19:39:18 评论 1,699 9526字阅读31分45秒

稿/十六狐

“吃肉吃素”这个话题,真的会让人争论不休,有些人为此吵得七窍生烟、五官扭曲、血脉贲张,燃烧了不少卡路里。不少人煞费苦心地从佛经里挖出了一大堆的证据“来支持自己吃肉”,很多人把科学、生物学或什么什么学的种种论证全都搬了出来大力反驳“吃素这种勾当”。唔,谈到辩论,我实在不行,写这篇文章也不是要劝谁谁舍弃肉食而变成素食者,那是很难的啦!每个人的成长环境不一样,你我所接触的人也不一样,接受的教育更不相同。再加上我们在过去世所累积下来的习惯(习气)根深蒂固,因此也影响着我们这一生的观点,短时间很难改变。所以对于不吃素的人,我绝对尊重。难道一个人吃了素就变好人了?就变身成了修行人了吗?哈,这个世界哪里有这么单纯?我身边有很多肉食的朋友或师兄,他们在为人处世方面都比我好,在修行上面都比我精进,我这老东西实无资格去评断任何肉食者。

吃肉嘛,是很多人喜欢做的事情,我不也是吗?吃了二十几年的肉,从我懂事以来就没吃过一根菜,你也许不信,我这张嘴最多也只能容纳那么一小块豆腐。凡是“不是肉”的食物,我绝对不会去动它。我曾经就是这么一个素食绝缘体。人家吃三餐,所吃的也只是那么一盘有肉的饭而已,但我却不同,嗜肉如命啊!在外头吃完了一盘鸡肉饭,我还会再买多一两份带走,回家马上再大快朵颐。吃虾嘛,一定要一口气吃上四五十只,鸡翅膀是我的最爱,每天都吃,一口气要吃十几二十只才罢休。鸡蛋也是每天必吃的,一天也不能间断。总之大块吃肉,大口喝奶,那就是我的过去。我这个贪吃鬼以吃众生的肉为乐,能吃多少就吃多少,从来没想过要控制,从来没想过自己的“贪吃众生肉”。

回想起来,是那一个晚上,我看了一部有关屠宰场的纪录片,相信很多人都看过类似的影片。那一晚过后,我挣扎了很久,后来就决定不再吃肉了。很老套的转捩点,是吧?时光一晃,吃素至今也有二十个年头了,真快!

很多朋友以为我吃素是因为入佛门的关系,但其实佛教也没要求佛弟子一定要断除肉食。我吃素跟佛教可没有半毛钱的关系,倒是跟我这颗心有关系。我这双眼睛看到了鸡鸭猪牛等动物是怎么被宰杀的。这些“只是不懂得讲‘万物之灵的语言’但却会呼吸、会哀叫、会逃命”的众生,它们在送命之前,还饱受了很多我们无法想象的巨大痛苦。有关这方面的资讯或细节,大家在网上很容易找得到,我就不多讲了。

看完那一部“不是人看的、却是只有人类才做得出来的”纪录片后,我问了自己很多问题。算是盘问自己吧,我所吃的这些“美食”曾经也是动物,“会动之物”啊,不是吗?它们在变成我眼前这一道道美食之前,人家也曾经活蹦乱跳,人家身上也有筋脉、肌肉、骨头、内脏,不是吗?这刀一砍下去会流血,会很痛很痛,会大声哀叫,会挣扎,不是吗?人家会感到害怕,而且是非常非常的惊恐,不是吗?我看过一个片段,一只羊看到同类被宰了,它看着屠夫手上的血刀,恐惧到了极点,它向左边的墙逃去,无路可逃,转向右边的墙想爬,也告失败。这个片段在大家看来,没有什么嘛,你可能会说:“这种影片我都看了好几十部了!”

要知道,人生或学佛修行呢,不在于你经历了什么、看到了什么、听到了什么,而是在于你从中体会到了什么,然后在你身上改变了什么。这才是重点。我从中就听到了一个声音——它是想逃生的。

嗯,它不想死,它不想被杀,它不想痛,它不想被我们吃掉,它不想被我们关起来。

接着,我脑海里出现了一个问句——动物不想被杀被吃,我们却强行禁锢它们,最后屠杀它们以获取这一块块肉、赚取这一叠叠钞票、满足这一堆堆食客。“吃肉”这件事情里头是带有很大的强迫性的,强迫动物去牺牲,这是谁也没办法驳倒的。没有一个动物是愿意自己走进屠宰场去被残杀的,没有的。那我摸摸自己那一颗几乎不跳动了的良心,自问道:“这样的话,我吃肉就是等于在逼一个众生走上绝路?”读到这里的朋友也许会笑,没这么夸张吧?夸大了吧!细思即明,这是事实。动物们都是不愿意死的,没有采取强迫性的手段,根本就没有办法成立屠宰场,也无法供给整个屠宰场。再说,“不愿意死”这件事情跟它们的智力高低没有一丁点的关系。不愿意死就是想活下来,不想要痛苦,它们跟我们一样,怕痛怕死。

自从我戒掉了肉,这二十多年来,我看过好多好多非常激烈精彩的辩论,网上的也好,面对面的也好,从中我学习了很多。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身边的师兄们一个个都成了寻宝专家,在浩如烟海的佛经里挖掘出了很多经典的字句,为的是什么呢?就是为了告诉我“其实吃肉是可以吃的,根本不必坚持吃素,没关系的,吃吧吃吧!”。我听了,我看了,我想了,却还是坚持了下来。为什么?说出来,你可能不相信,像我这样一个“肉痴”的家伙竟然从来不曾去翻找这些“佛陀开许(可以)吃肉”的证据。没有,真的,从我下决心不吃肉的那一刹那开始,我从来就没这么做过。身边的人都笑我:“为什么不吃?不是说三净肉、五净肉吗?可以吃嘛,你为什么还是不吃?有够笨的!”

还是那个原因——它们怕痛怕死。在这个宇宙里面,绝对没有一个“人”或“生命”有权力或资格告诉我们“另一个众生的生命是可以被我们夺取的”,没有这回事。它们的性命是属于它们自己的,我们无权剥夺。佛陀度众生,自有他的智慧和方便,三净肉、五净肉那些只是暂时的说法而已,绝对不是让我们拿来当享用众生的血肉的漂亮借口。

动物怕痛怕死,我看到了它们的挣扎、哀叫,还有它们的血流满地,它们的断魂送命。这里头没有干净的东西。是,没错,我们没有听到它们的叫声,没有看到它们的死亡等等,但是我们心里明白,如果没有这个肉食市场,就不会有屠宰场,也就没有这一场场无休止的血腥杀戮。有些人尽了全力想撇清自己跟动物惨死屠刀下的关系,哦,他们是去超级市场里买冰冻的猪肉、鸡肉、牛肉,不是直接叫屠夫去杀这些众生的,所以他们没有罪过,没关系的,可以吃的,三净肉、五净肉嘛!

对我个人而言,就算佛陀亲自走到我面前告诉我:“这些肉可以吃,没关系,没有罪过。”,就算是所有的佛经都开许吃肉,就算我最尊敬的师父和师兄前辈都吃起肉来,纵然全天下的人都说没关系的,其实是可以吃的,我也不会吃肉,不会。
还是这个原因——它们怕痛怕死。

呃,再加上一个原因吧——它们会很痛很痛很痛很痛的。我常常这么想,如果我被某人捉走了,禁锢在一个黑暗的地方,对我拳打脚踢,过不多久就把屠宰的仪器用在我身上,用锋利的刀割开我的脖子等等。那个时候,我的内心会是多么的恐惧啊!那种痛苦绝对不是我可以承受的!但是承受不来也得要承受呀!此刻我内心一定极恨极怨!更多的是悲伤、无奈、无助!不是吗?

没有一个动物愿意经历这些恐怖的事情,没有。可是为了供应这个肉食市场,它们再怎么不愿意也得要进屠宰场。当我把这些动物的悲惨遭遇说出来的时候,有些师兄却无动于衷,倒是挂上了笑容,一副大自在的样子,接着他们会说出这四个耳熟能详的字——“不要执着”。然后他们就继续吃肉,一边吃肉,一边慈眉善目地说着佛法里的空性啊、某某佛菩萨的慈悲故事啊、某某佛经里的道理啊等等。

不要执着?哈,我想任何一个人都可以这么说的,不需要什么修行的境界的,没有难度的一句话,大家都可以这么说啊!因为那一把刀子不是搁在我们自己的脖子上,不是搁在我们的亲人朋友的脖子上。因为被推进屠宰场的不是我们,因为下一个被宰的不是我们,因为等一下就要血流满地的不是我们。因为那个痛苦者不是我们,所以我们当然能很轻松地说:“不要执着”。这有什么难的呢?如果现在把我们和这些猪牛鸡鸭的身份对调一下,怎么样呢?换我们上场了,进屠宰场喽!让我们接受刀子吻脖,想一想,在此关头我们脸上的这个“大自在的笑容”还能挂得下去吗?早就吓到尿裤子了也说不定,肯定脚软的呀!

将心比心啊,各位朋友!不要把“不要执著”当成一种口号,当成一种挡箭牌,然后自己可以躲在这个挡箭牌后面去满足自己的私欲,去罔顾众生的痛苦。当然了,执着于善或恶都会让我们生烦恼,是不应该执着于吃肉或吃素的。但这里要讲的是,在我们的能力范围里,我们现在有很多素食店和素食的食品,不是吗?看看自己的周围,是不是有这样的一个环境呢?如果有,那我们是可以选择吃素的,有这个条件,为什么不吃呢?相反地,如果我们生存在一个“完全没有蔬菜、全都是肉”的环境,这个时候若再坚持吃素,那才是执着了。在我们有条件、有能力的情况下不去做,而以“不要执着”搪塞之,难道这真的是“不执着”吗?其实我们心里面是不是还贪吃这个炸鸡?还贪吃这个牛排?还贪吃这些用众生的性命给我们换来的所谓“美味”?只是我们不好意思大吃特吃,所以有意无意地把“不要执着”这个“修行人的招牌”给请了出来?当然不是所有人都这样,但不少“不执着的人”是在这个行列里面的。

记得有一首歌这么饶舌道:“看见灾难很惊世,它有什么样的警示,还是你只是看看电视,不关你的事,继续放肆,继续无耻,做你以为对的事,犯了一生的罪,沾了一身的秽,然后再滥用宗教信仰脱罪”。这样的歌词,用在吃肉吃素的话题上也是可通的——“看见屠杀很惊世,它有什么样的警示,还是你只是看看电视,不关你的事,继续大吃,继续无辜,做你以为对的事,犯了一生的罪,沾了一身的秽,然后再滥用宗教信仰脱罪”。我不是说所有的肉食的朋友都是这样,但我相信有一些的确是这样想的。在这个“不要执着”背后的真实答案,只有我们自己才知道。朋友,不要让欲望把我们自己也给骗了。

“吃肉有什么关系?你其实可以不吃素的,这么执着干嘛?”记得我在回应某个师兄的问题时,是这么回答的:“我不吃它们,我可不会死。可是我一想要吃它们,它们就非死不可。那你说呢?”对啊,我有很多其它的东西可以填饱肚子,可以继续生存下来,也生存了二十年了,还没有死啊!那为什么一定要吃人家的血肉呢?

“你不吃,那些动物还不是照样要死!”那个师兄又顶了我一句,我点了点头,他说的没错啊,现实如此。这是连佛陀也没有办法的,我又算什么东西?我不吃肉,不是想改变世界,不是想当救世主,我只是因为这一句话——将心比心,何忍得?
它们的痛苦,我解决不了,但即便如此,我也不愿意、也没这个必要去参与一份。就算哪一天有人告诉我:“你不吃肉是有罪过的!”是吗?那不好意思了,我还是会继续吃素下去,就算戒掉了肉也没有功德,我还是会继续吃素下去。有人说我老顽固,没错,“不吃众生肉”就是需要一种顽固到底的心。这种顽固的心不是要和谁谁对抗,而是因为众生怕痛怕死,因为它们会很痛很痛很痛很痛的。

不过我吃素只是自己的事儿,同事、友人或师兄在我面前吃肉,我并不排斥,也不训斥,都不管。我没有资格训斥任何人,那是他们个人的饮食习惯。人与人相处就是需要这样的一种尊重,我谨记在心。这些年来,有时候会碰到一些仇恨我的人,他们以为我吃素是想扮清高,自以为世外高人,很了不起。对此我不多做解释,心里知道自己吃素并不是要把自己供上神台,我不享受被人崇拜。不吃众生肉是我的本分,入了佛门,学习慈悲,不吃众生肉更成为一种修行。很多人想多了,这里头没有什么了不起的。

“修行跟吃素无关。”我常常听到这种说法,可以说对,也可以说不对。吃素后仍然贪嗔痴很重,看不起吃肉的人,或继续造其它的业等等,那当然不是修行了。但如果通过“吃素”来拓展我们的慈悲心,深入思维因果,深深地体会到众生堕落为动物的可悲而产生慈悲心,并警戒自己不要造“堕入旁生道的业”等等,那也是一种修行。只是角度不同而已,倒是不能一概而论。只是恐怕有些人想借用“修行跟吃素无关”这种说法来给自己开脱,让自己继续能享用美味。

从吃素吃肉的这个话题上展开来思考,我们不难发现我们学佛人的一个通病——老是想要钻漏洞。我们想修行,想获得功德,想获得福报,想逞自己的私欲,但同时又害怕死后堕落恶道,受到报应。说穿了,我们不愿意放弃自己的享受。所以我们有意无意地运用自己的世间智慧和辩才来为自己的种种行为辩护,一个个都练就了口舌功夫,成了“大律师”。从佛经里挖出证据,从古今的高僧大德的讲记中翻找出“可以吃肉的”字句,甚至去念一些“让自己吃了肉也没有罪过”的咒语等等,就精进于这些事情。比如说准提咒,网上有很多佛法的门外汉制作了一些视频,“宣讲”了只要念念这个咒就可以吃肉,好嘞!没事了!也许他们是好心一片,想劝大家学佛修行,所以这么宣讲。但不是这样子的,老话一句,类似这样的咒语是佛菩萨度众生的方便,因为有些人吃肉成了习惯,一时间很难戒掉,但是又很想修行,所以如果因此而阻断他们的修行之路,那就可了一个大惜!所以佛菩萨开出这个方便,但我们不能让这个咒语成为我们吃肉的借口,这是很要不得的。

记得几年前,有某一个德高望重的法师在网上发了一个视频,他说:“佛教徒是可以吃肉的”。我相信这位法师有他度众生的苦衷,我无德无能,所以无法置评。但这个视频发出后,我看到底下很多留言,绝大多数的学佛人都是这么说的:“哈哈!放心了!我从此以后可以放心吃肉了!”或是“我可以享受美味的牛排了!”

这反映了一般人的心情,如释重负喽!可以学佛又可以吃肉!嘿嘿!从“入门开始学佛”的角度来说,不要逼迫自己戒掉肉也是一个方法,如果完全舍弃,那个人就不愿意踏入佛门了。但如果我们学佛学了一段时间,那就必须提升自己。学佛修行就是一种精神训练,它和肉体的训练是一样的,训练本身就是有所要求的,它会要求我们挑战自己去舍弃一些,同时去做一些自己不喜欢做、但是对自己会有长远利益的事情。比如说练肌肉,如果要练出有线条的身材,那就必须要控制饮食,要远离油炸的食物、甜食、零食等。没有一个训练是不需要我们舍掉一些自己喜欢的东西的。在我们听到“肉是可以吃的”的时候,当我们松了一口气、可以享受美味的时候,其实我们就是在心里面告诉自己:“动物可以被吃了,可以被杀了,我可以享受它们的牺牲了。”这又是一句很难听的话,不过却是真的。没有宰杀就没有肉,我们就没得吃。

我遇过一些人,他们在接触“戒掉吃肉”这个话题的时候,非常生气,反应非常激烈,觉得自己的权力被剥夺了。我可以理解这种心情,过来人嘛,但我心里常想,只是要求我们少吃一点肉或戒掉肉食,我们就感到自己被侵犯了,很委屈了,所以怒不可遏,那么我们可曾想到动物?它们没有选择,被剥夺了自由,被夺走了生命,我们的所谓“委屈”与之相比之下,哪一个轻?哪一个重?

话说回来,我们学佛修行,是不应该把自己逼到悬崖,这个不能做,那个不许做,这样会疯掉的,当然不行。但适量地要求自己是有必要的。很多人说“不要执着”就大口吃肉,然后不管去到什么地方,不管那里有没有素食的档口,他都一定会选择吃肉。我给他指了指那个素食档口,他就大自在地笑了笑,说道:“不要执着。”然后走向那个牛肉面摊。很多次都是这样,没有一次是说了“不要执着”后,转身向素食档口走去的,这是很奇怪的。也许他心里真的是不执著,是我自己的烦恼起作用也说不定。

我当然知道舍掉肉食这个习惯并不容易,能做一分就做一分吧!老话一句,我们总不能因为自己做不到一百分就干脆连那么一分也不去做。戒掉肉食也是这样的,我们可以从“逐步减少”开始:

我们必须发愿,不是发誓,是发愿:

(1)先从每天三餐里“舍掉一顿肉食,换成一顿素食”开始做起。也就是两顿肉食,一顿素食。这个的难度不高吧?一般人应该都能做到,如果可以每天如此安排,那就是一个很好的起步了。

(2)如果这个做不到,那就每个月只吃一天(初一或十五)的素食。

(3)你也可以发愿每周至少吃一天的素,日期自定。如果能力许可的话,那就增加到两天吃素或三天吃素,做不到也没关系,那就至少吃那么一天吧!如果这个有难度的话,那就发愿每两周至少吃一天的素,日期自定,要是这也办不到,那就发愿每个月至少吃一天的素。依此类推,一个月办不到,那就两个月吃一天的素,再不然就每三个月吃一天的素,或是最糟糕的情况下,发愿每年吃一天的素。
等到自己有能力的时候,那就调整自己的愿,比如说你已经持续了一段时间可以做到“每个月吃一天的素”,那就向前一步,发愿“每三周吃一天的素”,这个办到了,再往前发愿“每两周吃一天的素”等等,依此类推。你也可以在佛菩萨的圣诞或殊胜日当天吃素,这样的话,你事先列出这些殊胜日的日期,这就是你的“吃素功课表”了。

我们常说“不要执着”,这句话没错,不过我们要有计划,戒掉肉食也是。我们不能没头没脑地说“不要执着”,然后也没计划自己怎么发愿,怎么逐步地断除肉食这个习惯。然后每次都讲“不要执着”,这样下去不是办法。我们可以按照自己目前的情况和能力,平稳有序地安排自己的戒肉计划。在没有给自己太大压力的情况下,能戒一顿是一顿,能戒一天是一天,能戒一周是一周,这样慢慢地在餐桌上远离众生肉。我们可以发愿我用一年、三年或十年的时间来完全断除肉食,如果十年不行,那就十五年,如果十五年太短,那就二十年。至少吧,我们心里要发愿,我们不能浑浑噩噩地躲在“不要执着”那个挡箭牌后面。

(1)吃肉前的忏悔、念咒和发愿

如果因为身体上的特殊情况,而实在无法断除肉食,那可以理解,或是自己暂时真的不想断除肉食,这也没办法啊!但我们还是可以要求自己做一些事情的。比如说,在吃肉前,先心里忏悔,知道自己因为某种原因导致自己无法舍掉众生肉,这个时候要感到惭愧,不要认为吃肉天经地义。

然后诵念六字大明咒,吹向那块肉,希望它们往生善处,脱离动物的世界,然后再发愿:“我吃了这一顿,使我有了体力和精神,我将好好地利用这个身体,守持清净的戒律,不要去伤害众生,在这一天里尽量抽时间去闻思修行,多做自利利他的事情。”

还有,我们可以念这个咒:“嗡(OM),啊布Ra吽,克咋Ra梦(108遍)”或“嗡(OM),啊布Ra吽,克咋梦梭哈(七遍)

(2)吃肉时聊天应该注意的事项

0有几次和一些师兄一起用餐,其中几个就说:“这个牛肉不好吃,如果换另外一种煮法,那就可口了!哈哈!”另外一个接着说:“教我教我!我下一个星期要煮给我老公吃。还有还有,我知道哪里可以买到比较优质又便宜的牛肉,来来,我发给你这个信息。”诸如此类的话语,听得我感叹不已。如果真是不执著的话,那你们安静地吃也就算了,也无可奈何了。但一个两个却在那里充当美食评论员,拜托!那个可怜的牛师兄已经被残忍杀害了,它已经被逼着离开它的家人了,它们一家人已经家破人亡了,成了你们的食物,你们还要怎样?你们还在那里评头论足,谈论要怎么样烹调众生的肉才好吃?唔,这时候,说好的“不要执着”呢?在哪里?

你也许没碰过以上这种情况,但有时候我们吃肉时,会说这个好吃或不好吃等等。这个时候,我们要提醒自己,众生已死,悲惨不已,我吃其肉,为了生存,就此而已,再不要谈论美味与否,此心何忍?如果我们真的真的没办法,必须得吃众生肉的话,那可不可以就安安静静地吃?不可怜它们的惨死也就算了,就不要再补上这么几脚,好吗?学佛,就是让我们变成这样子的人吗?捧着“佛经里也开许吃肉”这个闪亮亮的大招牌,我们就可以这么肆无忌惮地糟蹋众生的血肉吗?而当有人劝他不要这么评论动物的血肉时,他却说:“你看看!你执着了!不要执着啦!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坐嘛!”这时候,我将心比心,如果我的家人被人宰了吃了,那个食客却说“我家人的肉太硬了,不好吃”,那我心里作何感想?你看到这里,可能会笑,但如果这个不是假设,而是真的发生在你我身上,我们真的会不执著吗?少骗人了,我们内心里都执着得要命!那我们不能接受的事情,为什么我们就能容许它发生在这些众生身上?就因为它们不是我们?就因为它们不懂得说万物之灵的语言?

(3)不要为了贪图美味而吃

如果是为了充饥,自己又实在吃不了蔬菜,那就尽量吃七分饱的量,不要为了好吃就点多一盘肉,多吃一块鸡扒等等。吃饱了,有体力了就好,就住口了。平常也不要有事没事就找肉来吃。因为多余的都是贪欲心,是为了自己的口腹享受,我们自己心里最清楚不过了。

写到这里,莫名的累。我听过无数似是而非的高妙理论,他们是学佛很久的前辈,我当时也说出了自己的见解,无奈我辩不过他们。我失败了,就算让他们看完了纪录片中的那些动物的惨死过程,亲耳听见了它们的哀嚎声,他们还是眼睁睁地看着它们的挣扎无力,然后他们面带笑容,安然地盘坐在地,摇了摇头,跟我说道:“不要执着,吃肉是可以的。”嗯,还是这一句。后来我觉察到了,其实不必辩论,没有这个必要。我是用心去感受的,而有些人是用嘴巴去感受的,他们在嘴巴上赢了,却在心上输了。可能这是我的自我安慰吧,不过我常想,一切的辩论止于“亲身体会”。怎么说呢?如果有一股力量立马把这些“不执著主义者”统统都给抛进屠宰场里,他们就会跪地求饶了,到时候他们连佛经里面的半个字也记不起来,怕得要命了!到时候那个“俨然大成就者的笑容”马上就会消失不见,那是肯定的!看到那些先进的屠宰机器,还有自己的同类正在接受屠宰,他们的心里还能是什么感受?
当然,这只是一个思考,我对他们没有恨意,也不应该有,他们有自己的观点。我只是借由这个假设来阐明我心里的想法,我不禁感慨,“不要执着”这四个字被我们滥用了,真的,我们都说得太轻松了。我们不自觉地漠视了众生正在经受的痛苦,低估了肉食在我们身上所产生的影响。不管是不是三净肉、五净肉,其实吃肉的后患是无穷的。

简而言之,很多证悟境界高深莫测的大成就者、祖师、高僧都戒掉了肉,在他们面前,我们渺小得不能再渺小。难道他们也是执着了才不吃肉吗?当然不是。那你也许会说,有很多大成就者也吃肉啊!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坐嘛!那我们敲敲自己的心门,我们有没有那些大成就者的修行境界呢?你我心里有数,脸皮不要那么厚嘛,不能这样的。他们吃肉自有其因缘,那绝对不是因为贪吃,而是为了度众生。他们有这个大能力,我们有吗?现今社会旁门左道层出不穷,有一些所谓的精神导师还误导众生,说吃肉是度化它们。果真如此?你要真有那个能耐才好这么做,因果不虚啊,不是我们装个样子就能混过去的。我们目前连自己都度不了,贪嗔痴一大堆,还好意思口出狂言要吃它们来度化众生?有没有搞错呢?这是一个严重错误的观念,必须马上纠正过来。

记得某位比丘尼说过,原来的句子忘了,大意如下:“好吧,我就当你们吃肉是真的不执著,但是当你堕入恶道的时候,受到非常巨大、难以忍受的痛苦的时候,你如果也能安然如此、完全不执著的话,那你就吃吧!到时候你可不要后悔喔!”要知道,吃肉的其中一个下场就是会变成肉食动物。这个很好理解,因为我们养成了吃肉的习气,所以积聚成一种力量,因缘成熟了以后,我们就会转生为动物,吃其它动物为生。要知道,一旦投生到畜道,那可不是一两辈子的事情,可以是几百世都做动物,做什么动物不定,但也不一定老是“我吃人家”,我自己也有被人家吃的时候,到那一天,极度剧烈的痛苦在等着我们。吃肉的习气养成了以后,这样的结果在所难免。

再有,吃肉让我们变成动物眼里的罗刹。大家知道的,罗刹嘛,专吃人的。在他们的世界里,吃人也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如果我们看到罗刹,我们的恐惧感肯定爆表,立马晕倒。为什么?因为它们会吃我们啊!同样的,动物一看到我们会害怕的,因为我们吃它们的呀!在未来世,因为我们吃肉的业力的关系,动物看到我们就会害怕,那如果我们是修菩萨道的,那怎么去度化它们?连接近它们都成问题了!所以会阻碍我们度化众生的。我个人有时会以烦恼分别念在想,如果一个人老是说他以后要度众生,但是就连那么一块肉都咬着不放,满嘴血肉的腥臭味四溢,众生看到他都避之不及,还怎么度啊?

罗嗦至此,我真心希望读到这篇文章的朋友可以细思细思。大家都爱说“细思极恐”,但有时候我们在面对自己的欲望和众生的苦乐的当下,我们却宁可选择“不思则不恐”,然后背向众生,嘴里叼着“不要执着”的大招牌,快速地走向欲望的那一头。
大家一起努力吧!

继续阅读

【感恩有您·与爱同行】:我们真诚恳请您能够花一分钟时间将文章分享到您的圈子,它将改变许多人的命运,拯救无数生命,积累无量功德!谨以本站功德利益全部回向给阅读、转发、分享本文的所有有缘网友,回向给十方法界一切众生!

福压百祸:放生都可以实现生活所求愿望 素食放生

福压百祸:放生都可以实现生活所求愿望

举凡求福、消灾、解厄、延生、求官求财,都可以通过放生达到功效,如法放生,功不唐捐。放生具足三布施:财布施、无畏布施、法布施。放生功德巨大,经常如法放生之人,会添福添寿,财运亨通,富贵显达,子孙贤良,家...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